首页 移动互联

熊猫直播终破产:内斗烧钱,曾寻求斗鱼虎牙收购

在外界的猜测声中,熊猫直播深夜通过一封内部信正式宣告了破产。从3月6日下午开始传闻该公司进入破产清算,到3月7日深夜公司COO正式确认这一消息,仅隔了不到24小时。 “在整个互联网领域呼喊了许久的寒冬之后,熊猫直播被迫选择了这样的结束,很多人可能不理解,在做出遣散员工决定的这一刻,熊猫依然有每天几百万的日活,每月数千万的流水,还是一个可以被认可的体量,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,而是大势之下,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。”熊猫直播COO张菊元称。 熊猫直播或许真的遇到了自己所谓的“最坏的时代”,然而如何在经济周期的变化中毅力不倒,也是中国所有年轻企业家都需要补上的一课。熊猫直播轰然倒下背后,留下的不仅仅是未解决的劳务等种种纠纷,更有给其他同行的前车之鉴。 主播欠薪数月,打赏金额需满足标准才补发 “我就是一个某游戏的主播,没有了底薪,该怎么办?”3月7日晚间,在熊猫直播的平台上,依然有部分主播坚持在直播间中。小武(化名)就是其中一员,他把自己当天直播间的名字改成了“为喜欢我们的人站完最后几班岗”。 小武并非唯一一个遭到欠薪问题的主播。记者当晚在平台上注意到,在熊猫直播的“最后一晚”,数位主播都提及到欠薪一事。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熊猫崩盘大势已定,目前大主播们流失,小主播们只能认命了。此前微博上也曾伟德betvictor,快手、花椒等直播平台也开始挖熊猫大V了。 种种复杂情绪的掺杂,再加上内容审核团队“人去楼空”,熊猫直播的最后一晚显得既悲情又狼狈。违规的直播内容开始死灰复燃,不仅数量快速攀升且尺度颇大,其中秀场类直播再次沦为重灾区。业内人士指出。这是部分主播希望借此漏洞,最后蹭一波热度,博人眼球。 阿华(化名)是一个游戏专区的主播,曾做过电竞职业选手的他,在决定转型做主播后,第一个选择的平台便是熊猫。他从2015年开始做主播,2018年正式签约为职业主播,再到2019年1月离开。在熊猫,他待了将近4年。 “开始三个月从未拖欠过工资,后面开始三个月发一次工资,最后干脆就不发了。”阿华告诉蓝鲸TMT记者。目前,熊猫直播还拖欠他2018年11月、12月以及2019年1月的工资,其中拖欠的礼物收益超过2万元,加上底薪金额总计在4万元左右。“和我同分区的主播,还有欠了几十万的。” 针对拖欠主播工资一事,熊猫直播采取了几种措施。第一种就是主播放弃过去的工资,平台随时与主播办理解约手续;第二种则是主播直播间的打赏总额满足一定条件之后,平台会补发所欠工资。 阿华表示,之前主播收入的构成主要为“人气+礼物收益+直播时长”综合计算得来,但最后则是必须要收到底薪2倍的打赏。 内部通知显示,这一新政策从2018年12月17日开始执行。任意一名签约主播,当周收到X数量的猫币(平台虚拟货币道具),下周即打款X/2工资到个人账户。对此,该负责人称此举是为了公司年度财务报表达到收支平衡,2019年上市计划顺利进行。 为了将拖欠底薪结清,他透露不得不自己掏钱来给观众进行现金抽奖,以此来换取礼物流水。“比如说我抽奖1000元现金,观众可以打赏‘龙虾’(虚拟道具,价值100元)来参与抽奖。”前前后后阿华自己花了将近7万元,如果礼物没有达到平台方要求,只会退一部分底薪,在一次次失望中,他再也没有动力了。“听说到了2019年2月份,2倍已经不是标准了,需要3倍。” 知情人士复盘,内斗成伤痛,曾寻求收购失败 知情人士周毅(化名)回顾熊猫直播这一路走来的历程,有不舍也有惋惜。在他看来,内部派系的出现和斗争,意味着公司发展出现了衰败的苗头。 知乎上,一位名为“想飞的蜗牛”的用户疑似熊猫内部员工,默默发了一篇长贴。周毅截了一张图发给记者,言下之意,他是认同的。这位“蜗牛”在帖子中回忆:“2015年熊猫的一位高管称,15年熊猫的用户增长堪比当年的滴滴,赶超斗鱼和虎牙也就是一两年内的事”。对此他深信不疑,然而2016年开始,2位副总裁相继离职,也掀开了内部斗争的复杂一角。 “这三个副总裁,第一个我忘了名字,第二个是窦雨潇,窦后来去了小象互娱。最后剩下的那位就成了COO。个人认为除了他们三个,熊猫崩盘前唯一还有能力的高层就是庄明浩。”周毅叹息道。 周毅眼中的内部斗争,与熊猫直播团队与360的特殊角色紧密相关,这也进一步牵扯出创业团队与投资机构话语权争夺,这一恒古不变的话题。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截止目前,360运营主体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在熊猫直播的持股比例达19.35%,是继王思聪之后第二大股东;在2016年11月,360也曾作为熊猫的战略投资者入局。 “熊猫直播一开始是王思聪和360一起合作创立的。360用的是技术入股的方式,所有技术人员是他们那边的,还有一位副总裁也是。基本如网上所说,360系逐渐在把控权力。”这也就是网上所说的360派系的由来。内部斗争带来的消极影响例子之一,便是在2016年至2017年,公司内所蔓延开的“少做少错”思想。 熊猫倒闭来自多方面因素:内有派系斗争,外部烧钱不止。 周毅认为最烧钱的地方来自两个方面:主播的签约金和服务器的使用。在内部信中,张菊元表示,作为直播平台,熊猫的运营需要负担高昂的带宽和众多主播的高额工资。实际上,在直播行业过去的发展过程中,主播随意跳槽更是为直播平台的投入带来巨大的潜在损失。2019年1月1日,熊猫就因此起诉名为刘万鑫的主播,并索赔不低于3000万元的处罚。 业内人士表示,主播跳槽原因众多,或为钱,或为矛盾,或因资源分配不均。背后所反映出的,也是整个行业竞争的野蛮。 一位投资机构人士表示,对直播平台商业价值的分析,并不能以传统视角看待互联网公司的方式来分析,而且各家平台对外公布的数据,真实性有多大,本身也需要打一个问号。如其所言,自虎牙在2018年借助窗口期成功上市,另一家平台斗鱼同样在2018年下半年深陷裁员的泥潭之中。 但无论是斗鱼还是虎牙,他们与熊猫最关键的不同是拿到了宝贵的融资。公开信息显示,熊猫的上一次融资还的追溯到2017年5月的10亿元B轮融资。而斗鱼则是在2018年3月还拿到了腾讯的40亿元E轮融资。值得注意的是,自2016年的战略投资之后,360这一大股东也在熊猫后几轮融资中神秘撤出了。 周毅透露,熊猫直播曾与斗鱼,虎牙坐上过谈判桌,商谈收购的可能。“具体数字不记得了,可能是在30亿左右。但当时熊猫已经传出拖欠主播工资的新闻了,再加上大家都是业内的,对实际价值比较清楚,虎牙应该只是敷衍着在谈,斗鱼倒好像给过价格。”对此,蓝鲸TMT记者向虎牙与斗鱼求证,截至发稿,双方均未予回应。 阿华至今还记得,当初之所以在几家平台中独独相中熊猫,是因为对熊猫UI的动心,和那会儿熊猫这个平台热闹的场面。如今的他已履行完了自己的合约,准备开启下一个旅程。但此时的他已不再是少年,而熊猫直播也就此谢幕。

官方微博/微信

每日头条、业界伟德娱乐、热点伟德娱乐、八卦爆料,全天跟踪微博播报。各种爆料、内幕、花边、伟德娱乐一网打尽。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,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。
↑扫描二维码
想在手机上看科技伟德娱乐和科技八卦吗?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?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:1.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;2.在添加朋友里,搜索关注TechWeb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