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技伟德娱乐 业界

To B 行业容得下中年人

在家待了半年后,还差1岁满35的前金融公司高管王强终于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一份新工作。疫情、行业变化,中美贸易叠加经济周期,顶在互联网人头上的“35岁魔咒”威力愈发大了。 这半年时间,王强投了几百份简历出去,但他说处在这么一个尴尬的年龄阶段,大部分用人单位连面试的机会都没给一个。之前网上总说中年危机,王强前几年在互联网金融最火的时候混得风生水起,从没想到这样的事会到自己身上,也从没想过自己投身的行业会一夜之间“消失”。 不光王强所在的行业,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都不欢迎中年人。字节跳动、滴滴、比特大陆、依图科技等主流科技公司员工平均年龄只有28岁,小厂拒收35岁以上的简历,大厂劝退35岁“高龄”员工,就连公务员的报考年龄也不能超过35周岁。 人到中年,摆在面前的选择似乎只有两个:要么晋升管理层,要么辞职滚蛋。但前面那道窄门,职场里很多人难以穿越。 但是,变化正在发生——To B对于人才年龄的容忍度确实更高一些,过往的沉淀和经验都属于加分项。 创投端的资金流向似乎也在验证这一点,自2019年以来,市场上80%的钱涌入了ToB产业。 新的时代也正在开启:To C主导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终结,To B唱主角的产业互联网时代已经来临。 带着这样的观察,投中网跟几位刚刚转入To B 领域,以及在To B领域深耕多年的人聊了聊。一位从BATJ等级的大厂转入企业服务的公关负责人总结说,To C产业面向个人消费者,个体消费者拥抱和抛弃一个产品的频次要快很多,商家不得不一波一波造概念,一次次颠覆自己,To C需要的就是年轻的脑洞和旺盛的体力。To B不同,客户相对稳定,哪怕创新也是持久稳定专业性更强的微创新,这就需要从业者对于行业有持续深刻的理解,这也延长了从业的职业寿命。 但转行To B也不是To C行业“35岁魔咒”的解药,To B行业池子大能容纳更多人才,但打法截然不同。如果说To C行业吃的是青春饭,To B行业拼的就更多了。 以下是五位To B行业从业者对这个话题的直观感受,他们的身份包括CEO,产品经理,销售总监,市场总监,品牌总监。 故事1: To B 的产品经理,更看重行业经验、结构化思维和架构逻辑能力 脸脸产品总监 赵海斌 35+ 我目前在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担任产品总监。 我们公司是一家线下场景流量运营和场景电商SaaS服务平台,主要服务于购物中心、校园、商超、金融等线下场所。我们是以互动的产品、游戏化的方式来帮助他们做一些流量的转化。 我原本是美术出身,大概在十多年前,从UI设计转行到产品经理。我已经做了10多年产品了,其实产品经理这个群体的中年危机感或者说焦虑感还是蛮强的。为什么这么说? 产品经理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了解和挖掘目标人群的需求,特别对于To C的产品经理来说,随着社会结构的变化,信息技术的日新月异,加上当下主流消费人群的兴起,在年龄的阶层上,他很难把控这些主流人群的需求,因为他不在其中。这是焦虑或者是危机感的原因之一。 相对来讲,我们这个行业对To B 产品经理年龄的容忍度更高一点。譬如你服务于房地产SaaS行业,对于行业知识沉淀和行业经验、趋势的把握都属于加分项。因为To B 的产品往往对于市场,乃至他所服务的客户群体需要比较长时间的积累。 而To C的产品是流量思维,关注的核心是用户体验;与主流的目标人群相匹配,才能基于他们的生活场景了解他们的需求。因为产品经理需要去跟用户接触,需要去访谈和调研,而且必须具备敏捷的思维方式,积极拥抱各种变化。有些“大龄”产品经理,他的思维已经开始固化。而To B 产品,是服务思维,关注的核心是提升效率,相对需求的变化稳定一点。 当To C的产品经理不再年轻,他们有没有可能转型To B 的产品经理?其实两者要求的素质确实不太一样。To C的产品经理更多需要一些用户的洞察力,因为用户在变,所以说用户的需求也在变。而To B 的产品经理更看重行业经验,像结构化思维和架构、逻辑能力等能力是To B 产品经理所必须要具备的。 所以说如果要转行,从To C直接转到ToB 不是不行,我觉得更主要的是要基于他的特长和兴趣。有些人就是对To B没兴趣,那怎么转? 像我们公司,我们现在的产品经理也分为To B 和 To C。在实际的工作中,ToB 和 To C的产品经理在能力上还是有一些差别,从To C转To B 还是有点吃力。 从职场状态来看,对于创业型企业来说,To B行业跟To C行业的工作状态没有什么差别。我们每个人去奋斗都是基于用户或者客户的价值,像996只是一种公司的管理模式所衍生出来的一种外在表现。我们其实没有强制996,包括阿里事实上也没有强制996,但是为什么底下的员工都996? 我们所有的工作以目标为导向,整个产品的迭代是一个团队协同的作业。任何一个人“掉链子”,整个产品的周期就会拉长,这不仅会影响整个产品的发布,甚至影响后面的很多事情。如果你在计划的时间内不能完成任务,那你就加长你的工作时间。 我个人认为中年危机背后的本质是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把控。产品经理需要具备综合能力,但可能不是每项能力都很强,有一些年纪大的产品经理可能会转管理岗,这是他们的一个出路吧。 我身边朋友基本没有遭遇中年危机,目前还没有看到“熬”不下去的产品经理。他们大多在积累了一定工作经验后跻身管理岗,特别是To B的产品经理,因为我好多朋友是做To B的。 故事2: 我们的客户都是中年人,所以我们行业需要中年人 深圳像素空间创始人 李俞东  31岁 我今年31岁,目前在商办行业创业,别看我年龄不大,创业好多年了。 不过进入商办地产行业也是非常机缘巧合。我以前是做写字楼包租的,现在只是由以前的重资产包租模式转变为业主合伙人模式,我们出装修和运营团队,业主出物业,算是成功转型了吧。 我这个年纪在地产行业还算年轻,现在地产行业普遍还是以前开发商流派出来的居多,在房企混到高管级别也要差不多40岁,再出来创业,普遍看起来是比互联网出来的要老一些。 今年上半年,模式创新型互联网企业成为“裁员”重灾区。我个人认为,单靠融资的公司,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受到的影响非常大,而裁员是他们为数不多能用的节省成本的手段。 目前来看,To B 生意业务关系相对稳固,而To C生意已经杀成一片血海。 我们虽然做的是做To B 的生意,但也是会焦虑的,像我会焦虑空置率,焦虑行业变革与转型,焦虑别人进步得太快。 我们行业的现状是,前五年赚的钱,2018-2019年会全部亏掉。为什么会亏钱我觉得最大的原因是,深圳写字楼的供应量实在太大。其次是供给侧改革把一些行业改没了,企业需求减少,没有增量只有抢存量,就只能打价格战,最后大家都没有钱赚。 在招人层面,我们招聘中高层还是会倾向于有资源和阅历的中年人。中年人对外也会显得稳重成熟些,和企业打交道也需要中年人。 我倒是没有明显感觉到“职场中年危机” ,房地产行业还是“老人”的天下,年轻人在房地产行业还是阅历不够,毕竟涉及到很多场景需要和中年人打交道。比如说,像对接政府部门、房地产商,乃至于拆迁时候的村民,如果是年轻人去谈判,对方会觉得你不够分量。 其实,To B 还是To C行业容得下中年人,归根到底是一个客户群体问题。像我们的客户都是中年人,所以我们行业需要中年人,毕竟各自懂各自的痛点。To C更多抢的是年轻人市场,中年人不懂年轻人了。 如果我要做一款面向老年人的产品,那我的产品经理就要找老年人,老年人才懂老年人。谈恋爱都要找同频的,何况做生意。 目前金融、地产等传统行业还是中年人的天下,总是要给中年人留一片天空的。 我在商办行业呆了这么多年,有时候难免对这个行业感到疲倦,但是想想自己干了这么久,不做这个也不知道做什么,所以疲倦也只能继续待着吧。 对我来说,创业后心态会转变的,比较难再回去上班,除非公司价值观很对头。 故事3: 不管到任何一个年纪,你都要跟上时代 张燕 互联网创业公司市场总监 35岁 我今年35岁,目前在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担任市场总监。我们部门有10个人,算上我一共3个80后,7个90后。对于我们部门来讲,90后还是偏执行侧,部门的“腰部力量”还是以80后为主。 2019年以来,大量的资金涌入To B赛道,整个To B行业的吸金能力大幅上升。对于市场部来说,资金的涌入对于我们 To B行业来说肯定是好事情,因为有预算说明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,如果没有市场预算,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去落实的。 总的来说,To B行业对于人才年龄的容忍度要更高一些。 To C行业可能更吸引年轻人,这就导致竞争的基数在加大。你说一个35岁的中年人跟一个28岁的年轻人怎么去竞争呢?他(28岁)更了解年轻人,他可能认识的网红比你还多,你唯一可以跟他竞争的可能就是策略性思考能力,但策略性思考在C端能发挥多大作用呢?但B端其实是相反的,我们是需要策略性思考跟战略的部署,然后再来做一个快速的落地。 我已经工作十年了,不出意外的话,我大概率会一直在To B行业干下去。但我其实也不是一毕业就进入To B行业,我也是从C端转过来的,当时我大概适应了小半年的时间。 从推广角度来说,C端的门槛要比B端低很多,很多C端产品的推广更多就是抓住了一个趋势,一个热点,占据媒体伟德betvictor量,其实是没有什么门槛。而B端产品逻辑性很强,它有固定的打法,可能要从它的产品逻辑入手倒推它的市场逻辑。对于B端来说,找对你精准的受众,传递正确的语言是特别重要的。 近期我也面试过不少人,我感觉To C转To B最大的一个障碍就是自己能不能接受B端没有那么好玩这个现实。 首先C端公司的市场预算要比B端公司多很多,C端公司一个季度的预算可能相当于B端公司一年的预算。此外,C端的玩法也很多,你可以玩social,还可以借助网红,但是B端的东西逻辑性很强,相对来说甚至可能有点无聊。我觉得这个选择跟一个人的性格也有关系。 我个人觉得,To B行业大家的焦虑程度不是特别强。我现在越来越觉得,年龄只是一个标签。我看新闻很多人都七八十岁了其实还在工作,我有个朋友他父亲现在60多岁了,每天还是工作到九、十点。其实我觉得这跟个体差异有关系,只要他愿意去工作,愿意去进步,愿意去跟上时代,其实跟年龄是没有关系的。 我们公司的 CEO是90后,他其实挺年轻的,但是他每天的工作饱和程度,以及他思考的一些事情,我觉得还是跟80后没有什么区别。 我会把自己定义成一个90后,这是因为我觉得我要跟上这个时代,不管到哪个年纪都不能被别人说成不懂年轻人在想什么的老阿姨。 至于中年危机,可能因为我是个女性,我觉得最大的危机是体力大不如前,以前熬夜都没什么,现在可能就撑不住了。 另外就是精力,因为家庭跟事业是一定没有办法去平衡的,一个家庭里面必定要有人做出一些牺牲,不是你的配偶,就是家里的老人。 此外,现在职场上的90后95后真的太厉害了,他们受过的教育体系跟我们那时是不一样的,他们的眼界也更开阔,所以你肯定会受到来自于新一波的后浪的冲击。 说没有压力是假的,我是觉得我们要摆平心态。我记得有人说过一句话,咱们两个不在一个浪上,所以你也拍不死我,也赶不走我。 首先,我们这些35岁以上的人姿态不能放的太高,还是要把姿态放平,跟90后95后是一个互相合作和学习的关系,多跟他们学习,多看他们在关注什么。另外自己还是要跟得上年轻人的节奏。比如他们现在看B站,你就要看B站,不要把这些界限画的太清楚,80后怎样,90后怎样,95后怎样,这样就有一点给年龄打上标签了,就把自己给孤立起来了。 在生活中,年轻人关注的爆款和热点我都会关注,基本上他们看什么我就看什么,而且我会问他们现在在关注什么,我是觉得不管到任何一个年纪,你都要跟上时代。 故事4: 我焦虑的不是年轻,而是从同一起跑线出发,差距在拉大 吴磊 金融公司销售总监 33岁 我今年33,目前在一家金融公司担任销售总监,现在手下带了不到十个人。 说实话,我个人认为,To C和To B ,关键要看To 哪个行业,要看你那个行业对年轻人和中年人的接纳程度。 比如说在我们金融行业,你做To C端就是个人财富端,其实到了30、40岁之后,如果你努力会越做越好,并不会出现所谓的“中年危机”。如果你就职于需要创意、需要活力的互联网公司,30多岁的中年人可能就是比不过年轻人。有的行业真的是吃青春饭的,这一点我们要客观承认。 其实在很多行业30岁都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,目前我不知道40岁会怎么样,因为我今年才33。但是我面了那么多人,30岁如果你还没有找到活的方向,没有干出一定的成绩,其实人生也就那样了。职场是很残酷的,无论是对男生还是对女生都是一样的,可能对女生在有些方面会更苛刻、更严格一点。 我们最近招的人都是92-94年龄段的,其实他们年龄也不小了,92年的今年28了,94年的今年也26年了。我之前还面过一个哥们,32岁,5年换了4份工作,每份工作适应三个月不过分吧,那么一年多的时间就没了,剩下4年你能干出什么事?而且还是 4份不同的工作。 领导为什么喜欢提拔更年轻的?按照生理学规律,你工作的时间就这么短,你在20岁达到别人40岁的成就,人家还有20年,你还有40年,那肯定是不一样的。 35岁不仅仅在互联网,在很多行业都是道坎儿,我个人认为35岁被反复拿出来讨论,是因为35岁是公务员考试的最大年龄限制。 在任何行业都是你在35岁升上去你就升上去了,升不上去就升不上去了。因为大家都会优先提拔年轻的,你在你这一批是不是最年轻的,比如说我们现在有6个团队长,我是最年轻的,在同等业绩的情况下,领导肯定会提拔最年轻的。 说实话,随着越来越多的“小鲜肉”加入公司,我也没有感到特别的焦虑。但是当我看到比自己优秀的同辈,多少还是会有点焦虑。 我不焦虑并不是说公司招进来的年轻人资质平平,而是说如果你以平常心看待,如果你客观承认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比你牛逼,这一点你承认了,你的心态自然而然就放平了。 真正让我焦虑的是,比如说大家原来都考60分,5年之后人家能考120分,你还考60分,这个时候你就焦虑了。 如果你本来考60分,人家本来考120分,5年之后人家考150分,那是正常的事情,这说明人家付出的努力、付出的辛苦比你多,你们俩拉开的差距越来越大。 我们公司现在实行团队制,我们分部总共有六个团队长。在现行制度下,团队长外出做业务可以不带手下的小朋友,但底下的小朋友出去做业务必须带上团队长。这就造成有的团队长做大项目基本不带手下的小朋友。 我现在已经成家,也有孩子了,所以我现在也不会硬去跟年轻人拼体力。我的心态是我的职位在这里,我应该放手让更多的年轻人去试错,让年轻人去闯。 但我的一些同事还是会跟年轻人“较劲”。他们可能认为自己还很年轻,体力上还是可以跟年轻人拼一下的。而且说实话,你自己一个人把项目啃下来,你的提成会更高一点,你挣得都是你的辛苦钱。这是两种心态。 我个人认为,年轻人和小企业,大企业和老年人,是有着不少共通之处的。小企业在创业阶段和年轻人在成长阶段,他们都有一个共性,这种时候要做对事;而大企业和老年人,或者是40岁以上的人,要不犯错,这是两个本质性的概念。 就是说年轻人干对的事情,你不要害怕犯错,你做了100件事情哪怕90多件都是错的,但是就是那几件对的事情可能让你获得质的提高。但是等你到了中年,你的基本盘不一样了,那你一定不要轻举妄动,稍不注意全盘皆输,但那个时候你已经输不起了。 故事5: “中年危机”本身不可怕,没了心气和劲头才最可怕 赵隐秋 工程设备互联网平台 品牌总监 34岁 我今年三十四岁,目前在一家工程设备互联网平台担任品牌总监。 我之前在南京一家报社做了六年记者,体育新闻、社会调查、深度报道都做过。但纸媒确实不太景气,我自身也想寻求一些突破,之后就考虑转型。最初先去了一家国企坐办公室,每天帮领导写稿子,后来实在觉得“一眼望得到头”,就跳到了一家To B互联网初创企业担任品牌总监,主要负责公司的品牌宣传、媒体对接和各类文案撰写等工作。 不同的行业和公司对工作的能力要求完全不同。从媒体到To B互联网,专业性的要求变得非常高,不懂互联网和工程机械的行业知识是肯定不行的。 刚入行的时候,我其实都不太懂,基本要从头开始学。为了把握品牌的对外输出,除了知识结构上的完善,我得经常跑到工地一线跟销售沟通,了解实际业务中的问题和客户痛点。加上老板十分也很强调产出和价值,这一切都在倒逼自己拼命学习。我很清楚,公司对我的要求只会越来越高,这次做到了100分,如果不继续学习,下一次可能就剩90分。 刚开始有段时间,除了公司的日常动态报道,我没有什么创新的产出,特别特别焦虑。那时有部剧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挺火的,我借着热度策划了一个“设备服务队十二时辰”的方案,想展现下设备服务人员的工作状态。那天我和同事早晨5点半出发到机场开始跟拍,记录了设备检修、客户拜访等各种工作场景,来回跑了几百公里,凌晨5点才回到酒店,真的是整整24个小时。回来路上同事有点体力不支,高速上开着车差点睡着,我强忍着颈椎痛和同事换着开车,最后安全到了酒店。 那次策划的效果不错,我有种久违的成就感,有点找回了当年做媒体的感觉。 一年多做下来,我的感受是,媒体和To B互联网企业是完全不同的逻辑。首先是思考问题的方式,之前做报道有一定随机性,比如赶上某个突发事件,报道聚焦这件事就可以引发一定关注,但互联网企业是另一种思维方式,更多是结果导向制,比如做一个宣传策划,首先要考虑能给客户甚至行业传递什么信息,带来什么价值。其次,媒体是面向所有人的,而To B行业面向的只有公司客户,相对更加聚焦,虽然不会像To C用户覆盖面那么大,一点问题就会引发连锁反应,但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——如何“精准打击”,针对特定人群创造价值,这个就是很高的门槛和专业性的要求。另外,To B互联网企业还处于起步阶段,没有成熟的模版可以套用,因此不论是公司业务还是我的工作,基本都要从零到一地摸索。 现在回头看,这段经历已经带给我多过之前几年的成长。如果当初没有离职,媒体在报社重复着同样的事情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可能也挺有成就感。但跳出来之后你会发现,世界完全不是你之前接触的那样,你会发现自己有太多不足,这些都会倒逼着你改变。 至于所谓的职场中年危机,肯定也是有的。今年爆发了疫情,虽然To B行业的承压能力还不错,公司没减薪也没裁员,但我也很清楚,现在每年本科生、研究生一大把一大把的,激烈的社会大环境是不可能改变的。如今很多人爱抱怨职场不公平,我认为还是要先自身找原因。你能给公司创造什么价值呢?同样,公司为什么需要你呢? 我觉得我可以跨过中年危机这道坎。我今年34岁,一年半前跳槽,我从0到1接住了工作上的挑战。几个月前我刚刚报了MBA课程,白天上班、晚上复习、周末上课。班里80%都是已经成家立业的中年人,不少人已经做到了管理层,甚至还有即将生产的二胎孕妇。大家目标明确:不被社会淘汰。 总之,所谓“中年危机”不可怕,没了心气和劲头才最可怕。 (文中王强、张燕、吴磊、赵隐秋为化名)

官方微博/微信

每日头条、业界伟德娱乐、热点伟德娱乐、八卦爆料,全天跟踪微博播报。各种爆料、内幕、花边、伟德娱乐一网打尽。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,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。
↑扫描二维码
想在手机上看科技伟德娱乐和科技八卦吗?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?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:1.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;2.在添加朋友里,搜索关注TechWeb。

手机游戏更多